欢迎光临广东自考网!有关于成人自考本科,自考大专,成人高考,学历提升,考取资格证书等,请免费咨询拨打24小时热线:18688958167!!!

广东自考网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 > 自考题库

自考题库

关于持恒函授学校(有没有比较好的函授专科学校?)

发布时间:2021-11-19 20:17:23 自考题库 1 来源:广东自考网

关于持恒函授校园

1933年7月,邹韬奋被逼出国考察,徐伯昕与友人前往送行。前排左一徐伯昕,左二邹韬奋。

关于持恒函授校园

孙起孟解放后曾担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,并任民建中央委员会主席。

《上海评论》3月20日所刊许礼平先生高文《会万种人 做万件事——记香港出书界权威蓝真》,披露了许多已故出书家蓝真先生(下文沿袭许先生的称号“蓝公”)少为人知的往事,令人视野大开。文中说到由日子书店办的“一个二线的教育组织”即持恒函授校园,并引证蓝公文字(《一个丢失了的约会——思念持恒函授校园老友郑新》)对该校作了扼要介绍。这引发了笔者的猎奇,所以下了一番钩沉时间,打捞起若干前史断片,借《上海评论》一角,与同好沟通共享。

王仿子在《徐伯昕在香港日子书店的日子》(《出书史料》2005年第1期)一文中说到,兴办持恒是“为了留念韬奋先生,承继他为自学青年服务的遗志”,“最初想取名韬奋函授校园,因为考虑到要吸收国民党控制区的学员,才定名为持恒函授校园”。这与蓝公所说“为自学青年服务是韬奋先生的遗愿,原拟定名为韬奋函授校园,因考虑这姓名太响,为便当国民党控制区的青年参与学习,故命名‘持恒’”是符合的。王文还说到兴办持恒的意图,蓝公却未曾说及——

兴办这所校园,也是一项练习出书后备力量的作业。在1939年日子书店的全盛时期,有400多作业人员。通过几回反共高潮的糟蹋,到1948年,除了派往解放区的一部分干部之外,在香港、上海、重庆的干部缺乏百人。伯昕同志面临全面成功的新局面而干部缺乏,深感忧虑。他在《预备》(笔者按:指徐伯昕为香港复刊的《店务通讯》写的《认清方针、尽力预备》)一文中说:“公民是一定要成功的,公民成功后的新我国需求咱们前进文化事业遍及到全我国,为公民大众忠心服务。而咱们的干部呢?咱们每一个作业同人,是否已有了思想上的预备?”又说:“要有方案的吸收新干部,赶紧教育练习,而且联合旧干部,把涣散在遍地的优异老干部有方案的组织起来。”持恒便是一个“教育练习”新干部的场所。伯昕同志是持恒的奠基人,任校务委员会主席,孙起孟任校长,总务主任程浩飞,教务主任胡耐秋。孙起孟在《思念徐伯昕同志一件往事》中说道:“持恒函授校园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,能够办起来,为广大青年(不少是其时国民党控制下的有志青年)服务。获得活跃作用,这和伯昕同志的极大尽力分不开。”

关于持恒的教材,蓝公只简略说了一句“教材由教授自编、校园自印,因为其时条件所限,讲义只能是刻钢版油印”,曾在持恒学习过的吴长翼在《记50年前香港持恒函授校园》(《新文化史料》1998年第1期)中的记载则具体许多——

各科教材由校园自编,不同于一般讲义。哲学、社会科学、经济学、现代世界关系,都结合社会上日子中的现实问题讲唯物辩证法,讲国内外局势、经济问题;文学著作,选读左翼作家和解放区的著作;英文教材,选用西蒙诺夫的《俄罗斯问题》。教育方法,由任课教师就一周内的学习材料编发“学习辅导”,提示关键,安置作业。学友参照“学习辅导”学习,通讯研讨,准时交寄作业,经教师修改后发还。其时还没有电化设备,课程不得不限于能够通讯教育的科目,目标不得不限于具有基础常识的青年。

除寄发教材外,还应学友要求,附寄《新民主主义论》、《我国革新与我国共产党》和《大众》、解放区小说等书刊。

吴氏在此文跋文中说,他“是1947年10月参与香港持恒函授校园学习的。先读‘现代世界关系科’,导师为张铁生(50年代任现代世界学院院长);后读‘文学著作选读与习作’,导师为邵荃麟、葛琴。两科讲义都是蜡纸刻写油印的,字体整齐,印刷清楚。文学科讲义1949年曾由实践社出书发行,书名为《文学著作选读》”。这样一来,蓝公语焉不详的教材与讲义都有了下落,能够一窥其时左翼文化人的常识布景。

吴文中说到的“学友”很值得玩味,这既是该校同仁彼此间亲热的称号,也被用来命名校刊。这份名叫《持恒学友》的校刊由总务主任程浩飞主编,“自1948年3月至1949年3月共刊印8期”。

尽管它的生命如此时间短,仍比校园活得持久,前述王、吴两文都说到,因为“法币”价值降低,“持恒”兴办没多久就开端负债,经济上无法保持;国民党政府对持恒从香港寄到内地的讲义、书刊也严加查看,“学友们被正告被传讯的事不断产生,无法持续坚持学习”;“在持恒执教的前进学者与文化人连续奔赴解放区,导师的弥补也呈现困难”。1948年9月底,持恒被逼停办。

许文中说,持恒闭幕今后,“蓝公回日子书店作业,当收银员、营业员,旋任总务兼处理读者通讯业务”,其实,他仍是想方设法将持恒以别的一种方式坚持了下去,据吴长翼回想——

“持恒”停办今后,蓝真、翟暖晖、张永年、陆正谊、许显、包孝均、邱国忠诸位学友经程浩飞教师的活动和支撑,于1949年头树立“持恒之家”。第一位家长是翟暖晖,第二位是萧仲昭。每周集中学习一至二次。学习内容主要有《中共中央关于树立我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的决议》、《土地法纲要》,等等。经常到“家”里来的除港九学友外,还有从东南亚、柬埔寨来的青年。“持恒之家”不光是给持恒学友一个学习活动的场所,还给海外归国青年供给一个落脚的当地,欢送过一批又一批青年归国,参与粤桂边纵和东江教训营。

短短一段文字,信息却极为丰厚。从中不难发现,小小的“持恒之家”不仅仅局限于学习文化常识,实践已成为向东南亚输出革新的基地。蓝公在《走上“为读者服务”的路途》(《出书史料》2008年第3期)一文中说——

或许,这是整整那一代曾在持恒学习的青年的心声。

更多阅览:

诗文评点之足贵

买书也要看脸

一个街区,顶好有两家书店

新书形象